Way

黎明前或黄昏后
潮湿的阴雨天,
漆黑如潮水般律动的荒原上,
野草高过人的腰际。
恍惚间,
一只黑豹穿行而过。

总要写点文字证明我来过

    于是纪录下昨天早晨的梦吧。


    那是某个只见过两面的女孩儿,水瓶座,画画的。作品美好充满童真,很多可爱的小动物以及很多复杂却无害的小情绪。

    和校内网刚发展起来时候从那儿认识的大多数姑娘一样,暧昧以后难以再继续发展。保持联系的两年中她只是默默的喜欢我,被欺负以后默默的哭。相对绝大多数水瓶女来说她应该是十分乖巧并且在乎别人的。我也尽力去帮她做些事情,满足她的要求,作为朋友应该算是互不相欠。


    后来就慢慢的不联系了,四五年了吧。

    可就突然梦到了她,第一次梦到她。

    也是第二次梦到最近十年认识的姑娘。


    梦到她慵懒的躺在旁边,穿着白色的衬衣和裤衩。身上有几处小伤疤。

    我爬起来说我又该起床去干活了,她说没关系我会永远陪着你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说不可能的啦,声音开始哽咽。

    她爬起来摸着我的头说,真的啊我会永远陪着你。

    可这是梦啊,我要醒过来了。我一边哭着一边说。

    于是她说不出话,形象开始扭曲破碎。


    醒来发现自己并没有哭,眼泪都没有。

    似乎每次梦中的痛哭都不会延伸到现实里,有点不甘却也只能接受。

    当自己处在某种很剧情化的小情节里面时,很容易陶醉其中,仿佛自己此时的生命在世界舞台的某个重要的角落,按照一般故事发展似乎会迎来什么美好的剧情了。

    然而世界却总是理性、冷酷和无序的。

    除了你自己之外,没人可以让你幸福的活着。